最近,读了一本书,叫《巨婴国》。

初读的时候感触颇深,认为书中的理论可以给我生活中的许多事情提供合理解释。

为了更加透彻地理解这本书的内容,在此记录自己的读书心得。

现状观察:我们的国家,是一个“巨婴的国度”

婴儿是指一岁以下的人类。书中说国人多是“巨婴”,意思是,国人虽然在生理上是成年人水平,但是心理的发育程度,还停留在婴儿期。

国人的本我、自我和超我,可以具体表达为:全能自恋性的本我、绝对禁止性的超我和软塌塌的自我。

  1. 我是神,世界应完全按照我的意愿运转
  2. 你的一切自发行为,都是不对的
  3. 本我、超我冲突太强,自我无法协调,因此变得软塌塌。

病态共生->共生绞杀

婴儿是完全依赖妈妈生活的。6个月前的婴儿会觉得,我就是妈妈,妈妈就是我,我和妈妈使用同一个身体和心理。小婴儿处于一种混沌的未分化的状态,一切都是混在一起的。

这种混沌的状态,对于婴儿来说,是正常的。但是,许多婴儿长大成了成年人,却还是有着这样的心理,比如“大家庭”“集体主义”“没有界限”“拒绝AA制”“统一思想”等现象,这就不太正常了,称为“病态共生”。

在这么一个“巨婴”组成的混沌的、合一的共同体中,最好是只有一个人说了算,最好这个人就是自己。这种想法,就构成了共生中的各种冲突,有的冲突会相当严重。作者将这种现象称之为“共生绞杀”。

全能自恋

六个月前的婴儿会觉得,我是神,我无所不能,我一动念头,世界就该按照我的意愿运转。否则,我就变成魔,有雷霆之怒,恨不得毁掉这个世界,或者毁掉我自己。这就是婴儿和巨婴的最核心心理。

中国人所强调的“孝顺”、“听话”,其根源也就在这里。在任何一个共同体内,巨婴们都在争夺唯一说了算的话语权,一旦占据了这个话语权,就会要求共同体内其他人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。这一点能够实现的时候,自己就自我感觉良好,像神一样。一旦这一点被打破,自己心中就会产生魔一般的雷霆之怒。

当全能自恋和病态共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,就会产生现在这样的社会结构。巨婴不能够独立,必须和别人黏在一起。但是黏在一起以后,全能自恋的心理有驱使他们拼命征战,还非要争个你死我活。在这种情况下,结果就是,弱者服从强者,淡化自己的个人意志。

有的时候处在弱势地位的人不服,想要有自己的独立意志,想要挑战那个巨婴。然而,除非他们实力强大到足以打败那个巨婴,否则自己不会有好下场。

因此,转孙子装奴才,就成了一个普遍选择。或者是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,先做着奴才,等待自己翻身之日,或者是不知不觉地就当了奴才,还美化自己做奴才的哲学。

偏执分裂

偏执分裂,是六个月前,特别是三个月前的婴儿必然会有的心理。所谓偏执,即我的判断、我的意愿必须坚持下去。所谓分裂,即事情一分为二,且两者不能并存。

偏执分裂加在一起,就成了这样:我是好的,善的,我的意愿才能够存在,你是坏的,恶的,你的意愿不能存在。

过去的影视剧中,英雄们都是高大全,坏蛋们没有一点优点。

小婴儿需要满足自己的全能自恋,这是正常的,可以理解的。一旦有失控发生,婴儿会想,“我”控制不了这件事情,那一定是我之外的其他力量控制的;并且,因为失控大多是不愉快的,所以控制这件事情发生的力量是带有恶意的,并且是主观恶意的。通过这样的思考,婴儿将失控中的“坏”,从自己身上切割出去,投射到外部世界中。因为婴儿非常偏执,所以这个逻辑会变得非常顽固。

这样的逻辑,在巨婴身上也极为常见。书上这个例子非常讽刺:家里发现钱丢了,长辈会怪罪孩子,逼孩子承认一定是自己偷拿了,如果孩子不承认就往死里打。有些孩子就是不承认,因为的确不是他们干的。有些孩子被打怕了,不得已而说是自己拿的,但是又被逼着去把这笔钱找出来,而不是孩子偷的,孩子也找不到,然后又遭一顿暴打。最后,大人们在其他地方找到了这笔钱。

丢钱意味着失控。失控,就一定是我之外的力量干的。这个外界的力量是充满恶意的。最容易控制不了,但是最容易归罪的就是孩子,或者看上去最不会反抗你的人,所以就要去怪他。他既然是恶意的,还不承认,就必须逼迫他承认,这样这份“坏”才会被控制。

后续内容:

  • 原因探寻:为什么产生如此多的“巨婴”?
  • 自我反思:巨婴也存在于我的心中

相关阅读:

  • 曾奇峰《幻想即现实》——简练而充满烟火味的话语,写成一篇篇耐人寻味的小短文,课间、午休、如厕时都可以品读,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,读完如坐春风。
  • 阿德勒《自卑与超越》《洞察人性》